欢迎访问 快意信息网,社会信息中心 mobile mip

当前位置:快意信息网 > 社会 >

刘建宏:离开央视是社会的进步 ... 社会

社会     来源:网络     标签:[db:词语]     发布:2021-01-14 00:47     手机版     MIP

[db:词语]

我觉得是一个社会进步,一个社会它的这种发展程度比较高的象征,或者一个基本的条件,就是能够给人提供更多的自由选择。

人才流动起来一定不是什么坏事。换句话说刘建宏走了以后,腾出了这个位置,也许来了一个人比我好很多,这个也未可知,谁也说不准。但是人才一定要流动起来,我觉得我们说的流水不腐户枢不蠹,要流动起来,这个社会才能够充满活力,我觉得是好事。

九派新闻独家特约记者周鑫 吴毓谞

从地图上看,52层的央视“大裤衩”与3层的乐视体育小楼直线相隔2.7公里。对刘建宏来说,这不仅是一个转身的距离,中间还隔着一个江湖的风雨。

2014年8月18日,这位46岁的《足球之夜》主持人平静清零,加入乐视体育,给自己18年的央视生涯划上了句号,投入到互联网的大潮中。从此,对刘建宏来说“没有退路了”。

在乐视体育的办公室,我们遇见一位年轻小伙,他是刘建宏的粉丝。遗憾的是,尽管只隔着一个狭窄的过道和一扇透明玻璃墙,入职一个星期以来,他还没见过偶像一眼。九月上旬的半个月里,刘建宏奔波于8个城市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就跟长在飞机上一样”。

办公室墙上显眼地挂着那件属于刘建宏的“46号”红色球衣。去年他加盟乐视时从CEO雷振剑手中将球衣接过,正式开启了自己职业生涯的下半场。并不宽敞的空间里,一张大办公桌,一台乐视超级电视,再加上一张长沙发,已经剩不下太多的空间。大电视机里播放的是乐视自制的全天候体育节目,只有画面,没有声音。两大叠贴满了票据的报销单静静躺在办公桌的中央,在等着他批复。

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大概10分钟,刘建宏大踏步走进来,一边歉意连连。他很忙,但并不因此失之谦和。他的发梢已经斑白,神采奕奕,一句“我们开始吧”,就开始了访谈。

“做新媒体,先清空自己”

九派新闻(微信号:cjrnews):谈谈刘建宏一天的生活吧。

刘建宏:比以前忙太多了, 给你说说昨天(9月14日。记者注)我怎么过的吧。前天晚上11点录完了《超级比赛日》,12点回家睡觉。昨天早上8点离开家的,9点半去总部开总裁会,开到下午两点,会还没有散。我赶紧跟贾老板请了假,因为后面还约了一个商务谈判,得赶紧回来。会还没有开完我就已经跑出来了。下午3点回到办公室,又来了摄影师要拍照,抓紧时间拍了一组。照片没拍完,又进来一堆人,开始各种工作汇报。我处理完这些事,就到下午5点了,又开始公司例会,一直到晚上10点。散会后,我又叫来人力资源的同事,梳理整个公司内容团队的架构。然后又和APP工程师讲最新版的设计。聊完之后,负责节目的小伙子又来跟我谈新节目的设想。

昨天,我离开办公室的时间是晚上11点40,回到家12点。这就是我昨天的工作状态。经常都是这样的,这个月我就跟长在飞机上一样。你看我的桌子上的报销单子,攒了这么久都还没有来得及签。

九派新闻:从央视到乐视,从台前到幕后,从主持人到首席内容官,这一年对你来说,有什么变化?

刘建宏:台前和幕后对我来说差别不大。在央视,我也做了很多年的幕后管理。最多的时候,我管理《足球之夜》、《天下足球》 是六个栏目的总制片人。做管理对我来说倒不陌生,从2000年开始做制片人,离开台里的时候,我已经做了14年的制片人了。

九派新闻:所以新工作对你来说没什么压力?

刘建宏:不,我说从台前到幕后对我来说差别不大,但是从传统媒体到新媒体,差别非常大。

九派新闻:乐视这一年,跟你想的一样吗?

刘建宏:我出来之前还是做了一定的准备,也跟新媒体的朋友们聊过。有朋友告诉我说,你要去新媒体的话,可能半年之内,你会觉得你无所适从。我觉得还挺准确的。

九派新闻:真的有半年的不适应?

刘建宏:对。直到到现在,我认为自己都在学习过程当中。新媒体的运作和传统媒体是完全不一样的。来这之前,我已经告诫自己了,不要拿传统的东西去影响到你现在。

我来到这里,首先做的就是清空自己,不要拿过去的思维或者习惯的做法,想当然地做。互联网跟传统媒体真的是大相径庭。

九派新闻:什么让你觉得无所适从?

刘建宏:传播的规律就不一样。传统媒体是大众传播,新媒体讲究的是分众传播,更精准地找到用户。刚来那会儿,我老爱看什么点击率或者收视率,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的。不能因为关注高尔夫球的人少就忽视它的传播,不能因为足球的观众多就一味地往这上面去倾斜,这都是不对的。

虽然,乐视每个平台上的用户或者观众看起来没那么大,但是当我们把这些人聚合到一起的时候,就会发现我们聚合了一个很大的观众群。

事实证明这么做效果还不错。去年F1的最后一站——阿布扎比站,我们推出了六路信号直播,一场F1,六路信号。想看哪个,用户你自己选择。从那以后,F1的车迷也迅速地聚集到了乐视TV这个平台上。这种分众的传播,精准的定位,对用户来说能让他体会到不一样的乐趣。另外,互联网决定了你可以随时随地点开看,自己来决定看什么,不看什么,它的自由、选择、互动、分享功能,都是很独到的优势。

九派新闻:我们从媒体上了解到过去一年,乐视已经转播了17个运动项目,拥有120多项顶级赛事的转播权,每年要转4000多场比赛。大家都觉得好像是乐视挑起了这轮版权的争夺。你怎么看?

刘建宏:现在已经不止了,数字又更新了。可能我们转播的赛事场次能够达到上万场。实际上在乐视之前,就已经有人把赛事版权的价格提起来了。2014年英超的版权费已经卖到了一千多万美金,今年就更高了。

2014年底,腾讯拿了五亿美金,拿下了NBA五年的版权。其实,花大钱的不是我们是他们,今年PPTV花了2.5亿欧元拿下了五年的西甲转播权。要这么说的话,乐视现在拿到的这些版权资源,我觉得都还是在一个相对正常的区间里。他们那些价格我觉得才不那么理性。

“三严三实保平安”

九派新闻:8月18日,陈晓卿发微博说,“去年今日,刘建宏辞职,365天过去,他已经在乐视体育做得风生水起。昨天问及周年感言,刘老师自撰一联,意味深长:多风多雨求生路,三严三实保平安。”为什么是这样两句话?

刘建宏:这是我俩在开玩笑。8月18号,陈晓卿在微博说,一转眼,建宏到乐视体育都已经一年了,然后说了一通。我想了想,哎呀,这一年也过得风风雨雨的,我已经进入市场了,是一个不成功便成仁的选择,对我来说没有退路了。

如果我还在央视,那个大楼足以保护我,可以让我的后半生过得安全。但是现在没了,出来以后,我才知道这个江湖,每天要承受各种各样的压力,接受各种各样的挑战。每天的心情各种起伏,幸亏我46岁了,可能已经历练出来了,心脏已经足够大,可以把这些东西装进去了。

现在,央视的很多朋友天天都在学习“三严三实”,我要不出来的话,可以平平安安过日子。我跟他们说,你们学这三严三实挺好的,日子平平安安,跟我不一样,大家选择了不同的路。

九派新闻:经历了什么风风雨雨呢?

刘建宏:作为一个初创公司,我们在不到九个月时间里,从一百多人变成了现在将近五百人的团队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速度呢?这个过程中,我们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、困难和挑战,有来自内部的,也有来自外部的。

就像你们说的版权大战每天都在上演,这个版权能不能拿到,或者我的这个选择是不是对的?市场,每天都在用很客观的反映来告诉我成绩到底是什么样的。所以我老想起那句话:就是“得之我幸,不得我命”。

有的时候,可能还真需要一种“超脱”的心态。其实我们也是运动员,每天都在场上比赛。每做出一个选择就相当于场上的每一次触球,要尽量减少失误,把这个球传得更好,争取破门得分,只有这样才能在比赛当中占得上风。所以压力是有的,这叫“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”。

九派新闻:100分是满分的话,这一年,你给自己打多少分?

刘建宏:那我打60分。对互联网了解得不足,扣了我40分。互联网是门大学问,我很多地方都学不会。这不是我谦虚。到互联网之后,很的东西,真的是得我从头开始学起。

之所以打这么低的分数是想告诉大家,最好的那个刘建宏还没有在互联网上呈现出来,我还有机会去学习,我在提高。到2016年,你再问我,也许我就能给自己打个80分。

离开央视,是社会的进步

九派新闻(微信号:cjrnews):年初的亚洲杯,我在乐视上听到了你的解说。开场的时候,你不再说“中央电视台,中央电视台”。作为观众,我一开始有点不适应,你自己呢?

刘建宏:我的身份发生改变了,但是你的身份没有发生改变。我只不过从央视变成了乐视,但是对你来说看中国足球,你的身份没有改变,你还是一个中国足球的球迷。我服务球迷的态度没有改变。

尽管是从央视变成乐视,但是对我而言,我依然是在从事着和体育相关的事业,虽然平台不一样了,但现在我有时候感觉自己的力量好像比以前更充沛了,或者说我能够在很多时候更直接地参与到中国体育的活动当中。不管是它的变革还是它的进步,我们距离这个产业更近了。

九派新闻:原来在体制里面没有这种感觉吗?

刘建宏:这跟体制无关,体制也可以选择我这么去做的。谁说在体制内就不能这么去做呢?我只是说就我个人而言,我的变化,我是离体育,离市场,离这个产业更近了。而且我有一个观点:我做不了什么大事情,但是我可以用体育去改变中国。

九派新闻:你太谦虚了。

刘建宏:没有,这确实是真的,军事、治国这种事我们就不要去想了,对我来说我从来都不去想。能够用体育改变中国,改变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,对我来说就已经是个功德无量、福报无量的事情了,所以我做就OK了,就是乐视同样给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,我可以在这上面去发挥去施展,尽情地展示自己。

我过去的这一年多,尽管每天感觉跌宕起伏,忙忙碌碌,但从内心里面,我是快乐的,我觉得在风口和在潮头的感觉还是很刺激的。

九派新闻:最近央视很多大家都熟悉的老面孔都离开了,像张泉灵、郎永淳 你也是从里面走出来的,作为过来人,你有什么感触?

刘建宏:我觉得一个社会进步,一个社会它的这种发展程度比较高的象征,或者一个基本的条件,就是能够给人提供更多的自由选择。

人才流动起来一定不是什么坏事。换句话说刘建宏走了以后,腾出了这个位置,也许来了一个人比我好很多,这个也未可知,谁也说不准。但是人才一定要流动起来,我觉得我们说的流水不腐户枢不蠹,要流动起来,这个社会才能够充满活力,我觉得是好事。

“足球改革,政府主导是第一位的”

九派新闻:8月刚出台的《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》,宣布将中国足协脱离国家体育总局,这和你离开央视有可比性吗,都是脱离体制?

刘建宏:足改不过是中国体育改革的一部分。去年特别逗,我46岁的时候离开央视加盟乐视,10月国务院出了一个46号文件,这个挺巧合的。

46号文件奠定了中国体育改革的基础,把体育的大门向市场打开了,让更多的社会力量进来共同参与中国体育的建设,这是好事。今天,足球改革就等于是又加了一把火。

我们明显感觉到市场在升温,大家现在一说就是2025年中国体育产业五万亿,都在说谁分这五万亿的蛋糕。做商业,你不可能不去想商业利益。我是做内容的,但从我的角度来说,我更多想的是这五万亿对我不重要。市场热起来,有更多机会去让更多中国人参与到体育运动当中来,这才是重要的。

九派新闻:体育应该是培养未来公民的一种教育方式?

刘建宏:对,就是这个意思。竞技层面上的是竞技体育,它下面有一个更大的底座叫全民体育。这个体育才真正蕴含了更大的商机和更大的市场。全民体育也是对整个中国,对整个社会改变最大的。中国就算拿51枚奥运会金牌,也改变不了你在学校里面“小胖墩”多、“小四眼”多,身体条件越来越差的现状。

九派新闻:你觉得足改哪个方面最重要?

刘建宏:哪方面都很重要,事实上已经把足球改革的方方面面基本上都涵盖了,还是非常全面的。我更感兴趣的是怎么落到实处。

在校园足球和业余足球这个层面上,政府的主导作用一定不能被忽视,甚至应该说是第一位的。为什么叫足球改革呢?如果中国足球发展得很好,就不需要改革了,让它发展就好了。一定是因为中国足球发展得不好,你才要改革。

那不好的是什么呢?是校园里面没有足球,中国的教育已经抛弃了足球。现在你需要让中国教育把足球再叫回来,甚至应该说让中国教育认识到以足球为代表的体育是教育的一部分,是培养一个好的优秀的社会公民的一种很好的教育方式。

同时如果能够让体育成为一个人一生当中的习惯,这个国家,这个社会,这个民族的未来,都是受益无穷的。但是我们的教育已经不这么看了,我们的教育只关心谁考了一百分,谁的成绩更好,已经变得很畸形了。

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政府就要起到一个强力的主导作用,你要让教育再回到校园当中,回到学生身边,回到每一个孩子的生活里。

九派新闻:现在也有一些中小学已经把足球作为必修课,要考试。

刘建宏:这还是在用考试的方式来解决中国足球问题,这能用考试去解决吗?这是南辕北辙。

九派新闻:所以教育不改,青少年足球这一块还是很难的。

刘建宏:不光是教育,所以我觉得对于政府来说是如何落地、配套,然后把自己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想清楚,哪个阶段做什么,哪个阶段不做什么也想清楚,这样的中国足球可能慢慢会有起色。

编辑 |刘洁 至美 婵娟


6081 我觉得是一个社会进步,一个社会它的这种发展程度比较高的象征,或者一个基本的条件,就是能够给人提供更多的自由选择。人才流动起来一定不是什么坏事。换句话说刘建宏走了

本文标签:[db:词语]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0358.com/shehui/gvkmksjpn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

上一篇: 猎豹移动:微软发布8月例行更新 Windows 10亦受影响
下一篇: 乐视刘建宏:中国体育产业迎来双重机会

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,E-mail:ainba_cn@163.com
copyright © 2012-2019 www.k0358.com 快意信息网 - 快意信息网,社会信息中心 移动版 MIP